有机知识 种植基地 有机认证

有机农业是发展趋势更是个人消费信仰

在食品安全事件频发的今天,“有机农业试验”一度成为新闻媒体追逐报道的热点题材。近些年,有机农业成为各大商业巨鳄跨行投资的热门产业。

当代传统农业给人们带来丰富的物质产品的同时,由于无节制的索取自然资源、过量使用化肥和农药,耕地减少、水资源枯竭、气候变化、土壤流失、食品安全等种种弊端也逐渐凸显。

日前,在“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2014年年会”主题论坛上,中外专家学者围绕“生态农业与食品安全”、“农业生态转型与保障粮食安全”两大热点议题,展开深入探讨交流,寻找农业生态转型与食品安全同步协调发展的现实路径。

“有机农业试验”面临的困境

2000年,河北省枣强县马屯镇东紫龙村农民安金磊在村里承包了40亩地,开始实践他“不打农药、不施化肥、不喷除草剂”的有机种植,试图捡起传统的耕作方式。安金磊用肥料袋子四处收集家禽家畜的粪便,40多亩地全部施用家禽家畜粪肥,并采取棉花、大豆和芝麻间作。十几年过去,他的农田一次也没发生过严重虫害。2013年初,安金磊还被评为“2012年感动河北年度人物”,成为“有机农业试验”的明星。

2005年,贵州黎平县流芳村,类似的“有机农业试验”在也在悄悄开始。农民吴世先带头引导村民重拾侗族传统耕作方式,他们用30亩水田作为实验——不再种植杂交稻,改种自留种或当地农科所保留的传统稻种,不再使用农药化肥,并部分恢复了侗族“稻鱼鸭”耕作传统。第二年全村164户村民的700亩水田开始普及有机种植。因为生产出来的农产品绿色环保,一度吸引了香港、成都、贵阳等大城市的采购团。2011年6月初,吴世先获得“SEE·TNC生态奖”提名,流芳村的实验开始被更多人所知。

然而,农业的生态追求与高效增收似乎又是一对矛盾。赞誉声中,流芳村的有机农业实验经济效益甚微,加之农村劳力外流,村里坚持有机农业的人越来越少。安金磊的实验,则更多被看成是个人生活方式,被评价为“田园里的哲学家”。

更重要的是,这种试图用传统农耕方式构筑食品安全防火墙的做法,似乎只能是个案,难以在人多地少的中国推广。“在有限的耕地面积之下,如果完全排斥现代科学技术,按照有机农业的生产方式,是养不活中国13.6亿人民的。”7月11日,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农村经济研究部部长叶兴庆在“生态农业与食品安全”论坛上说。

有机农业是一种耕作理念,而选择有机产品是一种消费信仰,国外的民众选择不是缘于安全健康的考虑,更多的是对现有生态环境的一种保护意识,我国的有机农业发展仍处于初级阶段,需要升华到自动保护生态环境的境地仍需要一段时间的磨练。